本港台同步报码室

为执念错过良多机会 秦昊接演电视剧标准不变

更新时间:2019-01-07

  他是观众眼中的“忧郁文青”,是娄烨、王小帅的御用男演员,甚至三次获得戛纳影帝提名,被王小帅称为“无冕之王”;然而正在热播的新作《江河水》里,他却变身为一名刚正不阿的公安局副局长,“急先锋”“好师兄”“工作狂”,他都无缝切换。

  《大江大河》第一部要从18岁演到30岁,这对今年36岁的王凯来说是不小的挑衅。导演说:“把你心坎最干净、最浑朴、最不沾染的那一面拿出来,那你就和这个角色很贴合了。宋运辉是一个心田特殊清洁的人,你演戏时不要去想那么多。”王凯按照导演的引导,抓住自己跟宋运辉类似的性情特质,在表演程式上“做减法”。

  封面消息记者陈颖

  从小喜好表演的他最初想读艺校,但还是遵从父母的意愿读了一般高中,并端上了令许多人艳羡的“铁饭碗”。后来他辞去了工作从新参加高考,并顺利进入中戏,犹豫满志的他也经历了“毕业即失业”的迷茫期。

  而且他以为“不管在人生哪个阶段,你做任何事件都必需去尽力,而这个努力也不是说做给谁看的”,“演戏先做人,就是这个情理”。

  回望自己的逐梦之路,王凯说“就像一条路一样有好多小的岔路”,“我也不后悔我自己做的每一次决定”。

  谈起梦想是否有不同,王凯目光澄澈脸色笃定,“每一个逐梦者都是值得尊敬的,幻想不分大小,只有你有妄想,敢为妄图去拼搏、去努力,我感到都是值得尊重的”。

  秦昊今年整40岁,正是男演员的“花样年华”,是原本就应该开花结果的职业巅峰。他不再逆着潮流走,但也不至于放弃自己的准则。“我不想浪费我作为演员的黄金时期,我要通过它实现我儿时的梦想,看看在演员这条路上能做成什么样子。”

  在最初接这个角色时,导演孔笙就曾给王凯打过“防范针”,“要做好演完宋运辉掉粉的准备”。

  演员秦昊,1996年进入核心戏剧学院表演系,同班同学有章子怡、刘烨、秦海璐、袁泉等一大批演技派。他说自己的梦想是成为阿尔・帕西诺、罗伯特・德尼罗那样宏大的演员,“就想演《教父》啊,《芙蓉镇》啊,陈凯歌电影里的那些角色。”

  不惧掉粉“被人物感动”

  提及王凯,不少人以前想起的是《琅琊榜》的萧景琰、《伪装者》明诚、《欢乐颂》赵医生……而在北京卫视热播的《大江大河》中,王凯饰演的宋运辉是身在改造的大潮中通过“常识改变福气”的典型代表。

  “这次这个作品跟以往不一样,因为时间比较紧迫。可能更多的想参加一些人物性格、人物关系上的货色。”

  然而市场留给“愁闷文青”们的空间却是越来越小,拍完《如懿传》的周迅也劝他去拍个电视剧。后来秦昊遇到了《无证之罪》,激动他的也是剧本和人物。秦昊是一个把脸面看得比钱重要的人,“我最怕的不是挣不着钱,而是突然说你不好,这是我特别接受不了的事儿。”然而市场给了他出人意料的反馈。

  “我不懊悔自己的每一次取舍”

  他在《江河水》发布会上讲起往事显得非常风轻云淡:“拿到剧本当前,我第一反应觉得江河和我自己的经历太像了。毕业了当前,大略三四年时光不戏拍,那个时候就咬咬牙坚持,坚持到今天让我觉得是值得的。实在良多艰难,当你觉得是绝境的时候坚持下去都会柳暗花明,这点我和江河都有过相同的阅历。”

  体型匀称矗立的王凯减重的余地切实并不大,被问及为了角色减重的辛苦时,他也掉以轻心,只是反复强调:“我已经长回来啦。”

  为角色减掉的肉“已经长回来”

  演江河每天都有新鲜感

  当初再问起这个问题,王凯毫不迟疑地说:“我认为我演完宋运辉会涨粉,他一路走来的拼搏过程,我感到蛮励志的,蛮感人的。”

  毕业那一年,秦昊拒绝了八部戏,毕业第二年谢绝了三部,等到了第三年,就没人找他拍戏了。

  作为一个说不上“高产”的演员,秦昊的“任性”在圈内颇有名气。他对作品有自己的执念,也因为这份“率性”错失了很多机遇,甚至还有那部曾经爆红的《步步惊心》。

  王凯阐明说,之前在剧组拍戏之余愿意和大家多交流,但在拍摄《大江大河》的期间却极少加入聚会。在生活上也“做减法”,是为了让自己能保持“安静下来”的宋运辉式状态。

  “单纯、固执、执着”,王凯用这三个字来形容宋运辉的性格。“宋运辉就是一个矢志不渝的逐梦人。”

  《大江大河》导演恳求王凯“要再瘦点”,他就用“管住嘴”瘦身,杨烁泄露拍戏时他都能看得到王凯跨栏背心后一根根的“排骨”。

  《大江大河》中宋运辉的扮相堪称“土味”十足,顶着蓬松的锅盖头,戴着笨重毛糙的塑料框眼镜,脸上显现出吃不饱饭的“菜色”。

  王凯本人的奋斗历程也跟宋运辉有多少分相似,都诞生个别家庭,但敢于追赶空想。

  由于对作品有自己的执念,也因为这份“任性”错失了很多机会,甚至还有那部曾经爆红的《步步惊心》。

  秦昊是属于那种自己挑好的戏,就一头扎进去的人。《江河水》开拍之后,他就开始天天“混迹”在码头港口,不是戴着保险帽在码头观察集装箱的调运,就是穿着救生衣在各式各样的船只上乘风破浪。一来二回,他已经成了半个专家。

  他谈及故事剧本时候说:“这部作品是根据小说改编的,看完小说之后我在拍的过程中是边和导演商量修改,边加入跟人物性格和人物关系有关的部分。这种感想很奇特,就觉得真的是像生活一样,永远不晓得未来会发生什么,每天都有新颖感。”

  身着极具年代感的蓝色裤子红色跨栏背心,瘦削的双肩上撑着肥大的旧衬衣,脚踩一双旧胶鞋。

  诚然他在剧中的扮相“土味”十足,但宋运辉从成分不好家境贫寒的“小豆芽菜”成为国企改革先行者的过程,却让观众惊喜不已。

  表演做减法《土味少年》王凯吸粉

  40岁不再逆着潮流走

  出生于1982年的王凯认为,宋运辉的斗争过程是在“传递一种拼搏的精神”,通过《大江大河》“知道父辈这一路走来有如许的不容易,才会有咱们今天美好的幸福生涯,真的是值得爱惜”。

  说起他在《江河水》中饰演的江河这个角色,秦昊坦言这个角色对他的挑战很大:“江河这个角色他后面的经历是港务局局长,我必须做全方位的功课。”

  比起宋运辉“一次取舍就可能代表了这终生的运气”的艰难处境,王凯认为自己是幸运的,“可能自由抉择的权利更多了,筛选的空间也更大了”。

  封面新闻记者陈颖

  秦昊吐露,《江河水》的快节奏前进,竟然是在拍摄进程中边拍摄边探讨人物关联走向的。

  秦昊大学时的老师是以严格驰名的常莉,学生时代就教诲他们:学生要是出去接戏,只能接好导演、好剧本、好制作班底的戏。这句话,秦昊始终牢记心里。